Creepypasta:HelenDina 相遇文

- HelenDina -

Helen逃出了宿舍後不知道跑了多久便來到了一座森林裡,這座森林非常的大也非常的密集,他靠在樹上手上還拿著他沾著少許血的畫本。

沒錯,Helen殺人了,他不能回頭,他不能回到原來的地方。
回去會被抓到的,他必須躲起來,當Helen一回神發現自己身在森林裡,現在已經是晚上了,由於這座森林實在是太大了,Helen不管怎麼走就是走不出這座森林,而隨著時間的流逝,Helen也知道不能繼續走下去,他必須找個地方休息。

Helen往昏暗的地方走去,他發現四周幾棵非常大的樹木,這個地方非常的隱密,即使是夜空中的月光也被這些樹的樹葉擋著露出幾束光線「….恩?」
Helen發現眼前有一棟廢棄的房子,他決定在這邊休息,等一切安定再說….。


兩年後。
Helen已經16歲了,他已經習慣了這座森林,也沒有人找的到他,當然他自己目前也滿意像現在這樣的生活,而兩年前Helen發現的廢棄房子如今已經被改建,內部還蠻像樣的,還有客廳以及房間,而且還有Helen的個人畫室,Helen當初注意到這棟房子空房間很多,雖然自己可能不會用到這些空房間但是還是打掃。

而Helen現在人在自己的客廳睡午覺。
「Helen~~」突然一個非常大的聲音吵醒了Helen,Helen實在是很不想理那個聲音,但是沒有辦法,那個呼喊一直都沒有停止,Helen睜開沉重的雙眼,用瞪的朝聲音的方向看去。
Helen打開了門看著站在門前的人「Jeff…我說過,中午不要來打擾我。」剛起床的Helen態度相當的不好,尤其是剛被吵醒。

其實Helen有一次意外的發現從自己家走出去遠處可以看見一棟歐式大宅,因為看上去相當的破舊,感覺上沒有什麼人住在那邊,直到Helen注意到有人從那棟大宅走了出來才好奇的一探究竟,沒有想到裡面竟然住了一群人,而且都是一些”很特別”的人,當然住在那邊的人歡迎Helen跟他們一起同住,但是Helen婉拒了,Helen覺得沒有必要跟他們住在一起,而最先認識住在這棟大宅的人是眼前這個叫做Jeff的男孩子,他比Helen小兩歲但是身高卻比Helen還要高,雖然Helen覺得這沒什麼,但是心裡有一種莫名的不平衡。

「別這樣嘛Helen,你答應我要照顧smile dog的。」Jeff一說完,smile dog就從Jeff的身後默默的走出來,Helen一看到smile dog在他的眼前眉頭馬上皺了一下「你居然把牠帶到這邊來。」
「沒辦法,大家都有事就只有你最有空啊。」Jeff笑了一下。
Helen看了一眼往自己走過來的smile dog「搞不懂我為什麼要答應你…。」
「謝啦,噢對了,你今天晚上要不要來我們這吃晚餐啊?是說Slender又研發了新的菜色….我們肯定吃不…..」Jeff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跟Helen求救。

「不用了。」Helen連考慮都沒有就秒答了Jeff。
「你也太快回答我了吧!!」Jeff看了一眼Helen
「我覺得這沒必要,我可以養活我自己。」
「老兄,你也才在這邊兩年而已...雖然你在這邊一個人可以活兩年真不可思議…」後者Jeff小聲的講道「咳咳…可是我的意思是說….」
「我說過了,謝謝你們的好意。」
Jeff望了望眼前的Helen「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Jeff聳了聳肩「那麼smile dog就交給你啦!!」說完Jeff便跑離開。
陷入寂靜之後,Helen看著旁邊的smile dog「….算了,我要繼續去睡午覺了。」

Helen知道在那棟房子裡面的人對自己很友善,知道自己住在這邊時,時不時都會有人來拜訪,來這裡拜訪最多次的是Jeff跟Toby,即便自己的家裡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招待他們,但是他們並不在意,他們全部的人對自己有如像家人一般…

家人…。

Helen沉默了一下便搖著頭。
「累死了…。」Helen躺在沙發上,決定停止思考,覺得畫畫以外的事情真的好麻煩。
就這樣,Helen又再度慢慢沉睡。





過了幾天,Helen獨自一人在畫室裡呆呆的坐著。
Helen的神情似乎是有點煩惱,他望著眼前的空白紙張皺著眉頭,沉重的黑眼圈更顯著他心中的煩躁。
「不行,完全沒有靈感。」Helen起身並搔著凌亂的黑髮,開始在畫室裡走來走去。
平常愛畫畫的Helen今天卻反常的畫不出任何東西來,Helen正為此感到懊惱,這還是他第一次畫不出東西來,難道是因為最近都沒有殺人嗎?
他承認,只要一殺人就會有許多美妙的畫作靈感衝擊而來,殺人的感覺是很美妙的,Helen想著,也許他正缺少這個。
最近很累,沒什麼外出活動,幾天前Jeff才把smile dog接走。
所以Helen決定傍晚就外出尋找目標。


來到了傍晚。
Helen戴上了面具,把刀子藏了起來準備外出尋找目標。
還好兩年前Helen花了很多時間把他這一區附近的地形給摸熟,他找出了可以出森林的路,而且他也知道現在從他這個方向繼續走下去會抵達露營區。

現在正值夏季,還好這些茂密的樹木擋著,Helen一點都不會感覺到熱。
正當快要走出森林時,Helen發現了一條非常隱密的道路。
「恩?這裡怎麼會有條路,之前怎麼都沒有注意到…。」
眼前的是條小路,並不怎麼明顯,但是Helen還是注意到了,雖然他的目的是另外一個方向的露營區,但是Helen的好奇心作祟想要一探究竟。


沿著小路一直走下去,旁邊的樹叢也越來越茂密。
「嘖….都快不能走了。」Helen皺眉,並用刀子把樹叢稍微砍掉一些。
這一路上走著非常的艱辛,Helen感到越來越不耐煩,直到他走到了盡頭看到了…

「這…這裡怎麼會有一間教堂!?」
沒錯,從外表的格局就可以看的出來出現在Helen眼前的是一座規模不大的小教堂,但是也看的出來這間教堂已經荒廢許久了。
Helen先是打量了一下這間教堂,確認沒有異樣之後便走了進去。
這間教堂還真的是一點都不大,一走進去就是作禮拜的禮拜堂,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房間,Helen環顧四週到處走來走去,才逛個沒幾分鐘Helen就打算離開了,正當Helen準備離開教堂時…。

喀喀…。

突然的一陣碰撞聲讓Helen警覺性的拿起刀子進入了備戰狀態,警戒性的環顧著四周。
聲音似乎是從那最前面的台階上的那堆雜物裡發出來的,Helen慢慢的往台階走去。
Helen的右腳才放上第一個台階上,那堆雜物居然伸出了一隻手。
Helen睜大雙眼看著那一隻手揮舞著,似乎是想要抓住什麼東西,只見那隻手抓了附近的木頭支撐,眼前的「那個人」緩緩的站了起來,Helen先是從充滿緊張感的情緒漸漸的轉變成看到入神的神情。

從雜物堆裡緩緩爬出來並站起身的是一位少女,她全身上下都穿著白色的衣服上面還有著不少鮮血,還有…翅膀…。
即便那只是少女身後的彩繪玻璃,上頭的翅膀圖案剛好在少女的身後,但是Helen沒有發現,他只知道,他現在眼前看到的是一幅美麗且動人的畫。

但是那名少女身受重傷,很快的雙腳開始站不穩,一拐一拐的從那堆雜物堆走了出來,少女看了一眼眼前的Helen笑了一下便重心不穩而昏倒。
Helen跑到少女身旁,還好少女只是昏了過去。
靠近眼前的少女Helen才注意到她的劉海蓋住了半張臉,Helen猶豫了很久才戰戰兢兢的伸手潑開了少女的劉海才看清楚少女的面容。
少女的膚色很白皙,隱約有種白裡透紅的感覺,雙眼的眼睫毛很長,粉紅色的雙純微閉著,Helen用手指輕輕處碰少女的臉頰,那觸感非常的軟,乍看之下還真的有點像是很精緻的娃娃,儘管少女身上都是血跡Helen一點都不在意。
光是看到這名少女,Helen就有很多的繪畫靈感。
於是,Helen抱起了少女回去。





「恩….。」躺在床上的少女輕微的伸著懶腰,但是她下一秒意識到她躺在床上。
少女驚醒從床上跳了下來馬上環顧著四周,只是一般的房間而已,從窗戶外透進來的些許陽光,現在是白天。
然而少女從近處的鏡子中發現,自己的衣服也被換掉了,現在她身上所穿的是一件灰色的大襯衫,而且身上原本的傷似乎好了許多,看來她被什麼人給治療了,但是…。
「...我的衣服跑哪去了?」少女開始在房間內翻找出自己的衣服。

莫過了五分鐘「啊哈!我的劍!!」少女從衣櫥旁邊不是發現衣服而是發現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劍並開心的揮舞著「但是…我的衣服呢?還有….這裡是哪裡…..?」少女皺著眉頭。
確認自己的衣服不在這間房間後,少女走出了房間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沒人後才開始往別的地方走去。
「我的衣服~♪我的衣服~♪你在哪裡~~♪♪」少女邊哼著隨機的旋律在走廊上跳躍著。
「啦啦~♪…..恩?」少女停住了腳步,注意到了走廊底有一間房間門沒有關好,基於好奇心,少女決定一探究竟。



一踏進房間,少女被房間內的景象給愣住,房間內部滿滿的都是畫,牆上、地板、桌上也是,少女走進了房間內,經過了散在地上的紙張晃動著。
「恩~好多畫啊~」少女默默的觀賞著畫的內容,負面的、血腥的,這些都充斥著這間房間,但是少女不以為意反而看的很開心,少女發出了胳胳的笑聲。

但是在旁邊觀賞著畫的少女馬上就被桌上的畫本中的畫給吸引,少女收起笑容緩緩的走了過去,少女看著上面的畫。
「是我…。」

畫中是她自己熟睡的樣子,看上去非常的寧靜又帶著和平的感覺,但唯一不同的是畫中的少女面容是完全敞開的,不像現在在看著這幅畫的少女,臉上的劉海幾乎蓋住了雙眼。
「….恩!?」正當自己看的入神時瞬間感覺到背後有人,拿起手上的劍向後指著。
「妳可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進到這間房間來。」站在背後的是一個少年,手上還拿著藍色的馬克杯。
「你也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擅自畫我睡覺的樣子,這對一個女生來說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行為,這是有罪的。」少女勾起笑容「你是誰?這裡是哪?我為什麼會在這?」少女依然用劍指著少年。
「我看我們到客廳談談吧。」說完,少年拿走畫本緩緩的離開房間。


兩人來到了客廳,少年示意少女坐在沙發上面「妳要喝什麼?」
「我要牛奶!!」少女雙手舉高。
「牛奶…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少年走進了廚房稍微在冰箱裡翻找一下,然而在冰箱最底部發現了一盒牛奶,而且沒有過期「還真的有…。」
少年從廚房走了出來把牛奶給了對方。
「耶!牛奶牛奶!!」少女接過牛奶後便大口的喝了起來「哈~好喝!...好了,說吧~回答我的問題~」笑「噢等等…你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子好讓我方便叫你。」
「……Helen。」Helen低下了頭。
「Helen啊,我叫Dina,好了~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Dina笑著喝了一小口牛奶。


Helen開始簡單說著事情的原委。
「我在附近的一間廢棄教堂發現妳,當時妳已經受傷,所以我就把妳給帶回來,順便做了簡單的治療,然後你昏睡了兩天,就這樣。」

「原來我昏睡了兩天啊…。」Dina伸著懶腰「噢對,我的衣服呢?你把我的衣服怎麼了!?」
「因為妳的衣服沾著血,所以就拿去清理,現在被我收起來了。」Helen冷靜的說著。


之後兩人就陷入了一片寂靜,雖然Helen習慣了安靜但是現在的處境有點尷尬,Helen沒有像現在這樣不知所措,雖然想趕快離開,但是…如果把Dina放在這邊她不知道會跑到哪裡亂晃去…。
所以Helen決定隨便開口說句話「對了,妳為什麼會在那間教…」
「Helen,那是你的畫本嗎?」Dina指著放在Helen旁邊的綠色畫本。
被打斷的Helen順著Dina的手指看向自己旁邊的畫本「呃…對。」
「可以借我看嗎?」
Helen默默望著自己的畫本「不、不行…。」
「恩?不行啊~」Dina稍微拉長了尾音「不過你的畫都很棒呢,剛剛那個房間那些都你畫的吧?我很喜歡!!」
「謝謝…。」Helen把臉別過一旁。

「咦?你害羞啦?」Dina半開玩笑的靠近Helen。
「既然妳已經沒事的話也沒我的事了,如果妳覺得很好多的話就可以離開了。」Helen站起身。
「恩~那如果我不走呢?」Dina壞笑著。
「那我就得下逐客令了。」Helen皺著眉頭看著Dina。
「好耶~是要打架嗎?我隨時樂意奉陪唷。」Dina輕快的語氣說著。
但是Helen無視Dina的話拿著畫本便離開了。

「诶~真沒意思…對了?!我還沒問我的衣服被收在哪裡耶!!」
Dina起身正要追上Helen時,突然腹部一陣疼痛使得Dina單腳跪地,手扶著腹部「啊啊~真是的,之前的傷又開始了…呵呵。」Dina勉強的笑著,輕微的喘著氣。
「對了,如果妳要……喂!!」Helen想起一些事情還沒有跟Dina說便回到客廳卻看見Dina跪在地上。
「喂,妳沒事嗎?」Helen一看到Dina的狀況便扶著Dina。
「死不了,只是以前的傷又復發了而已。」Dina站起身,好像什麼事情沒發生一樣拍著Helen的肩說著並開朗的笑著。

可是她在發抖。

Helen透過Dina處碰他的手感覺的出來,Dina在忍耐,Helen只是默默的看著她。
「幹麻?」
「……..沒事。」Helen雖然想要幫助她,但是他並不想要陷入的太深,他跟Dina才剛認識,如果繼續問下去也不太好,但…。
「對了,雖然這麼說沒禮貌,但是妳的頭髮有點亂,而且劉海都蓋住眼睛了,這樣妳看的到嗎?」
對於Helen這麼一問,Dina笑著「看的到喔,我什麼~都看的到。」
「那妳為什麼…。」
「Helen,牛奶沒了,我還想喝牛奶!!」Dina拿起杯子遞在Helen的面前笑著。
又來了,又被打斷問題了。
Helen看著拿著杯子傻傻笑著Dina嘆著氣「我知道了,妳在這邊等一下。」拿走Dina的杯子走進廚房,又倒了第二杯牛奶給Dina。




當晚。
Jeff又來到了Helen家。
「來~Helen,這是我們今天的晚餐,Slender果然又做了些多餘的,我們全都吃不下了,所以你就收下吧。」Jeff站在門外手拿著一個盒子笑著。
「……..這麼多。」Helen仔細看著盒子裡面的內容物,至少這些菜色都是正常的「好吧…。」Helen接過了盒子。
「咦?今天很乾脆的接收耶,怎麼突然變友善了?」Jeff挑眉看著Helen。
「沒事,如果你沒事的話就…..」
「Helen~」突然Dina的聲音從Helen後面傳來。
「恩?女生的聲音,Helen你這傢伙…。」Jeff不懷好意的看著Helen。
「…..事情不是這樣的。」
「好啦好啦我都知道,這種事情是不好說……。」Jeff說到一半,Dina突然從Helen身後出現「是Judge angels!!」Jeff驚訝的指著Dina。
Dina意外的看著Jeff「哎呀…是Jeff。」
「Helen你這傢伙居然交了不得了的女孩子當女朋友啊。」Jeff驚訝的看著Helen。
「…她不是我女朋友,沒事的話就回去吧。」說完,Helen馬上把門關起來。

就在Helen嘆氣的同時,Dina在旁邊看著他「吶,你手上那個我可以吃嗎?」
「恩?」Helen看著手上剛剛從Jeff接收的盒子,那是今晚Slender多出來的晚餐「拿去,都給妳吧。」反正Helen會收這個本來就是要給Dina吃的。

「對了,今天晚上我可以睡哪裡?不會是要我睡在客廳吧?」Dina一邊吃著盒子內的晚餐邊看著Helen。
「如果妳要睡客廳我是沒有意見,不過我家有一些空房間….妳可以使用。」
「噢耶~謝啦….不過我想我應該不會待太久。」Dina說著。
Helen看著她「是嗎…。」




當天晚上,Helen從衣櫃裡拿出了Dina的衣服準備要還給她,當Helen拿起衣服時,有一個東西從衣服內掉了出來。
「恩?」Helen撿起掉在地上的東西,那是一個銀色墜子,可以擺放小照片,打開後看見墜子裡面的照片是一對母女「這是Dina吧…..。」Helen看著照片裡面的小女孩,她笑的很開心。
Helen趕緊把東西收好去找Dina。

來到了Dina的房間外,Helen不斷的敲著門,但是都沒有回應。
「跑去哪了…。」打開門,Helen發現Dina不在房內,走進去把衣服放在床上後四處觀望了一下,看到那把劍還在床邊「應該是跑到哪裡去了吧。」
Helen正準備要離開時Dina從房間內另外一到門走了出來「恩?...Helen!?」Dina站在Helen後面驚呼著。
當Helen轉身看著Dina發現她身上只有包著浴巾,Helen馬上臉紅了起來「Dina妳!?.......妳……。」但是Helen接下來看到的景象是…。


Dina的雙眼是全黑的。


Helen一步一步的靠近Dina,Dina則是下意識的後退「Helen?」Dina看著眼前的人。

Dina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把劉海整個都梳到後面去,這副模樣不小心讓Helen看見,而Helen看著Dina的雙眼,彷彿整個人快要被吸進去了。
雖然雙眼都是全黑的,但是,卻是非常的迷人,Helen用手托高Dina的下巴看個仔細,Dina的雙眼內還有著些許微弱的光體,那像是迷你宇宙的星體,那是多麼的美麗「好漂亮….。」
「诶?」Dina還搞不清楚狀況的看著Helen,但是下一秒Dina因被東西給絆倒兩人倒在了一起,Helen更是壓到了Dina的身上。
Helen撐在Dina身上注視著「Dina……….對、對不起!」當Helen注意到現在的狀況時馬上起身,便滿臉通紅的離去。


當天半夜,Helen坐在床上望著畫本,裡面大部分幾張都是Dina,那充滿黑色的雙眼。
這時Helen注意到自己的房門開啟,鎖性的拿起藏在枕頭下的刀子。
「Helen?」門悄悄的開啟,是Dina。
Dina探出頭笑著「你還沒睡嗎?」
「…不,我…睡不著。」Helen別過頭,但當Helen還沒有反應過來Dina已經進到房間來。
「嘿,Helen可以稍微陪陪我嗎?」
Helen緩緩的點頭後,Dina爬到床上坐在Helen旁邊。

「我的眼睛會很可怕嗎?」Dina低著頭,劉海依然遮住了她的雙眼,笑著。
Helen沉默了一會後「不會…,我覺得很漂亮…。」偷偷瞄了一眼「妳…為什麼要遮住…這麼…漂亮的眼睛?」
「你這個人…有點古怪,但是我很喜歡。」Dina笑著,但是很快的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這世界上太多的罪惡了,連我自己也是…全身上下充滿罪惡的我哪能正視自己呢…,但…如果我死了,誰來討罰那些罪犯呢?....我可是天使啊….嘻嘻嘻……」Dina微微發抖,而後冷靜下來看著Helen。
「Helen,你是好人…我不討罰你,即便我感覺的出來我跟你還有遠處那棟大宅有著同樣的氣息,謝謝你治療我,但我明天就得離開這邊。」Dina從床上下來。

什麼!?離開?
Helen看著Dina,即使Helen表面上看起來不驚訝。





隔天清早,大概是五點鍾。
Dina穿上了衣服,望著鏡中的自己,鏡子中的Dina沒有一點的笑容,劉海依然遮著自己的眼睛,從劉海的縫隙可以看的出來,那黑色的雙眼正正視著自己。
過了幾秒後,Dina轉身拿走了劍便來到了大門口。



「這麼早就要離開了?」當打開門後從Dina的身後傳了一道聲音,Dina驚訝的往後看。
「Helen?!你醒了?!」
「不,我一直都沒睡…」Helen走近Dina「…昨晚我想了很多,妳還是留下來吧。」Helen把門關上。
「什麼!?」Dina看著Helen還搞不清楚狀況「不,我必須走…Helen,你並不了解,我是….。」
「沒關係…是我自己決定的,況且妳也沒有地方可以住吧。」Helen看著Dina。

的確,Dina目前為止住的地方都不穩定,大多都是露宿居多,尤其是碰到雨天的時候是多麼難熬,更別說是地下水道了。
「要是跟我扯上,你也會有危險的。」Dina說著。
「沒差,殺了對方就好了。」Helen冷靜的說著「而且不會有人敢靠近這森林深處的。」
Dina想了很久,終於才把劍放下「好吧…。」
聽到這答案的瞬間,不知道為什麼Helen內心有種負擔放了下來,但是在內心深處,Helen的確是感到放心。

「但是你最好準備大量的牛奶,我可是很喜歡喝牛奶的。」Dina半開玩笑的說著。
聽到Dina這麼說,Helen的心裡小笑了一下「…這妳不需要操心。」
「那我們會相處的很愉快的,我的新室友。」Dina伸出了手。
Helen默默的看了一下Dina伸出的手,也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這下,Helen的家多出了一位成員,一個15歲的少女。

——————正文結束—————

耶耶~~~拖很久的HelenDina的相遇文終於打完啦哇哈哈哈哈!!!!
CP八百年前就已經決定好啦!!!!
接下來只要等著吃喜酒了www(欸

總而言之,恭喜兩人同居!!

Comment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部長。
  • URL
回復:微笑小丑

你好喔
目前ANN並沒有釋出任何的小說跟文章
所以若您在網路上看到有關於ANN為主角的文章或者小說皆不屬於我的創作^_^

關於ANN的情報,會日後公布
但是礙於個人私生活的關係,情報會較晚放出來
謝謝您的提問~v-392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