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pypasta:Judge angels

有顏色_convert_20131023183414




↑Dina主題曲:Cytus-Dino


- Judge angels -

今天是克拉克一家最重要的是日子,克拉克夫人懷胎十月終於要在這天臨盆了,在這一區每個人都知道克拉克家族,那位有名又嚴肅的克拉克法官就住在這裡。

幾個小時過去了以後,負責接生的婦人從房間裡走了出來,臉上帶著難堪的表情,汗珠順著臉上的皺紋留了下來,而後婦人就敲了敲克拉克先生所在的書房。
「啊,克拉克先生…。」婦人帶著驚訝的臉孔望著對方。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克拉克先生皺著眉頭看著驚慌失措的婦人。
「呃…這,克拉克先生,您可能得親自去看看。」

「什麼事情需要自己去看?這麼簡單的事情在這邊說不就好了?」
「這…您的孩子有點特別…。」



兩人來到了克拉克夫人休息的房間,克拉克正躺在床上休息,旁邊有個小小的身軀正是克拉克夫婦的孩子。
克拉克先生也注意到旁邊幾名幫忙生產的小姐們面有難色。
他看到了,他們的孩子,瞬間克拉克先生的表情變的比現場每一位小姐還要難堪。

他們的孩子是個女嬰,但是女嬰有著父母沒有的金髮,克拉克夫人是紅髮,克拉克先生則是棕髮,而最令人戰慄的是。
他們的女兒有著駭人的雙眼,她眼睛全部都是黑色的,直到他們的雙眼對到。
「這怪物是什麼!?」克拉克先生憤怒道著,在場所有人都不敢出聲。
這時克拉克先生馬上一把抓起躺在床上的夫人「妳這女人該不會背著我在外面亂搞吧!!竟然給我生出了這怪物來!!」
「克拉克先生!!夫人現在很虛弱,請你….」
「我管她虛不虛弱。」說完,克拉克先生用力的把夫人摔到床上去「把我的律師叫過來。」說完,克拉克先生就離開房間。

過了幾天後,克拉克先生的律師泰勒來到了家裡。
「克拉克先生,關於您的女兒…她的確是您跟貴夫人的親生女兒沒錯,DNA數據是不會出錯的,而您女兒雙眼檢查的結果是正常的,醫生也表示從沒看過這種狀況,雙眼全黑但是視力非常的正常,而且您女兒的視力是一般正常人的兩倍。」
泰勒站在克拉克先生的辦公桌前把一疊關於他女兒的資料放在桌上。
「可是她是個怪物,她並不完美,我要的是一個完美的孩子。」克拉克先生連瞄也沒有瞄那些資料。
「那….該怎麼辦呢?把她送給孤兒院嗎?」泰勒看著克拉克先生。

「不,那太毀滅於我的形象了,既然這樣的話就不要讓她上學,以後幫她請許多的家教來,不准讓任何人看見她,噢對還有…跟那幾位接產人警告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這可是攸關我們家族的顏面問題。」克拉克先生把手上的書闔起來看著泰勒。
「以後有什麼閃失,處理掉她就好了,畢竟….她是缺陷品。」克拉克說著。







多年後,這名奇異的女嬰也已經13歲了,她叫做蒂娜.安琪拉,她並不愛講話,也許是因為父親把她囚禁在家中,她知道她的父親是非常有名的法官,處事非常公正,總是站在中立的角度去看事情,但是她的父親處處強調完美,更別提她與自己的父親感情有多麼的差。
雖然知道母親和父親在生下蒂娜之前感情就沒有這麼好,他們的婚姻是雙方父母決定的。

到現在她都不曾出過家門外,因為她自己的雙眼,她拿起手鏡看了看自己的眼睛,她的雙眼是黑色的,但是仔細一看她黑色的雙眼上還佈滿著閃閃發光的亮體,就像是迷你宇宙一樣,蒂娜常常看著自己的雙眼看的入神。
她還有一頭凌亂的金色短髮,但是在父親面前總是會梳的整齊,其實是母親幫自己梳的。

至於蒂娜的母親,她的母親不會在意蒂娜長什麼樣子,她永遠站在蒂娜這邊,總是替蒂娜著想,當然母親也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對女兒打什麼壞主意。


蒂娜沒有什麼朋友,應該是說她一個朋友都沒有,父親把她囚禁在家中,僅管他們的家非常的大,蒂娜的心還是很孤獨,她曾經想交朋友或者喜歡某個男孩,但是依於這樣的現況,恐怕這一輩子可能無法實現…。
現在最支持蒂娜的就是母親了,所以蒂娜非常喜歡母親。
蒂娜一邊想著這些事情,一邊透過房間的窗戶看著窗外在馬路上玩鬧的孩子們。

這時一陣敲門聲從蒂娜的房門響起。
「請進。」
「蒂娜,親愛的,等等我要去百貨公司買點東西,要不要順便幫妳買點什麼?」母親站在門外看著床上的女兒。
「不用了…。」蒂娜把自己委屈身軀坐在床上。
「….可是親愛的,妳最近沒有什麼吃,而且妳好像瘦了,等等我幫妳買點吃的回來吧。」蒂娜還沒有趕著阻止母親,母親已經離開了。
「就說不用了…唉…。」

即使蒂娜的嘴裡說不要,但是蒂娜心裡還是很想要嘗試家裡外面的事物,家裡的食物、衣物、一切都膩了,她想要到外面看看。
但是不行…蒂娜知道在她出生以後家裡就來了個新女傭,那個女傭其實是要管住蒂娜的,那個女傭叫做麥莎,想也知道是父親請來的”保鑣”,父親付了很多錢讓這個前科累累的麥莎管住蒂娜,當然也知道父親請這個女人來管住自己是會保護他自己,他怕蒂娜這個怪物對他做出什麼事情。
想到這邊,蒂娜小笑了一下『如果有能力,我還真想殺了他。』心想著。



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但是蒂娜對此一點期待都沒有,因為每年聖誕節就這樣平凡的度過,所以對蒂娜來說有沒有過節都沒差。
不過還好自己的生日母親總是會買個小蛋糕慶祝,要不然蒂娜很快就會忘記自己到底幾歲了。
反正今天沒有家教的課,那就來進行平常都會做的事情吧,蒂娜從床上下來離開房間開始在家裡四處遊走,雖然父親把她囚禁在家中,但是可沒有說不可以在家裡走動,還好他們的家夠大,算是這一區很有錢,但是蒂娜不會因為這一點而感到自滿,噢對,對於那些虛榮心非常強烈的人,蒂娜感到非常的厭惡。

蒂娜都會去一個房間,那就是父親的收藏室,其實父親嚴禁蒂娜到他的收藏室去,但是蒂娜都會偷偷跑去。
在那裡,蒂娜可以待很久,因為有一件東西非常吸引蒂娜的注意,那就是一把白色的劍,那把劍跟很多收藏品隔離了出來,就好像很特別的物品一樣,它被放在一個玻璃櫃裡面,那劍每次只要蒂娜一接近,之間就會產生一種無聲的共鳴,而且劍身總是散發著銀白色的光芒,蒂娜會為了那把劍站著好幾個小時。

聽母親說過,傳說中這把劍原本的主人是一位天使,在一場戰爭中,天使不小心把劍弄丟掉入了人間,之後天使便找不到那把劍,但是之後那把劍就一直在人類手中轉來換去,那把劍經歷過很多的事情,殺過人、保護過人、保衛家園、利益私吞,就這樣過了好幾年。
而且也聽說,如果跟這把劍相處不錯,這劍也會把使用它的人作為永遠的主人。

「真漂亮的劍,好想擁有你…。」蒂娜那黑色的雙眼映出了劍身的樣子,小巧的雙手觸摸的玻璃櫃,蒂娜整個人都快要被吸了進去。
這時蒂娜聽到有腳步聲接近,馬上找個暗處躲了起來。
收藏室的門口開了起來,是麥莎,她每天都會來這裡巡邏一次。
麥莎再找她,因為蒂娜沒有經過麥莎的允許離開了房間,連自己的行動都要被限制,蒂娜從暗處狠狠的瞪向在門口的麥莎。
等麥莎離開以後,蒂娜才從暗處出來。

到了晚上,母親才回家,她買了好多的東西,全都是日常都會用到的,但是在門口卻撞見了平常都不會出現的父親「妳買了什麼?」父親一把抓住了母親的手,從母親的懷中掉出了一些食物。
「妳居然買了這些,這些都是要給那怪物的吧?妳居然背著我偷買這些東西回來!!!」父親的狠狠的打著母親,母親跌到了地上。
父親準備要用腳踹母親時,蒂娜從暗處跳了出來擋住了父親「爸爸!!你在做什麼!!」
「怪物,妳沒有資格這樣叫我,只有最完美的人才有資格!!!」父親一個巴掌下去,蒂娜整個人彈飛到了旁邊,蒂娜掙扎的起身狠瞪著父親。
父親則是一臉跩樣的哼了一聲後離開。

確認父親離開了以後,蒂娜馬上起身跑到母親的身旁「媽媽,妳沒事吧!?」
「沒事,今天真是不順,妳呢?」母親看了一眼蒂娜。
「不,我沒事….不是說了不要幫我買了嗎?要是被爸爸撞見….」
「沒有關係,蒂娜….妳是我唯一的女兒。」母親溫柔摸了摸蒂娜的臉「今天晚上媽媽就跟妳一起睡吧。」
其實母親也受不了父親的束縛,雖然母親有想過要離婚,但是她放棄不了蒂娜,而且如果離婚了,父親一定會讓她們很難活下去的。



「媽媽….。」她們做在床上,蒂娜躺在媽媽的懷裡。
「恩?」母親溫柔的摸著蒂娜的頭髮。
「媽媽…妳會討厭我嗎?我這雙眼睛…。」蒂娜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母親。
「不會啊…媽媽很喜歡妳這雙特別的眼睛,妳可是我的天使。」
「天使…」蒂娜想到了收藏室那把劍「媽媽,妳會想逃走嗎?逃離這個家。」
「是的….我每天都想…」
「那我們逃走吧!!」蒂娜坐起身「我們離開這邊吧!!然後找個什麼人都不會找到的地方生活!!就我們兩個!!」蒂娜握住母親的手。
「蒂娜…可是妳爸爸是位大人物,認識的人很多,要是他抓到我們的話絕對會很難生活下去的!!」母親低著頭緩緩的說著。
「可是媽媽…難道我們就要這樣的在爸爸的陰霾中活一輩子嗎!!妳我都知道,我遲早有一天一定會被爸爸給處理掉的,在那一天到來我們一起逃走吧!!」蒂娜激動的黑色雙眼透露了熾熱的火光。
母親一看到蒂娜的決心,並緩緩的握住蒂娜的雙手「好吧…」

一看到母親也下定了決心,蒂娜便說著「那麼…我們就在平安夜當天逃走吧!!我都計畫好了!!」
之後蒂娜就把她的計畫告訴了母親,一直到天明。







很快的,日子來到了平安夜的當天,蒂娜跟母親決定要在這天逃出這個家,這不是家,這是監獄。
這個家由一個大法官掌控著,他就是法律,誰都不可以違逆他,這個家有一套法律,誰反抗他就沒有活下去的價值。

蒂娜期待這天很久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就只要等待晚上就好了,蒂娜看了一下時鐘,現在是下午五點。
「恩…應該差不多了。」蒂娜拿出了一個墜子,裡面是可以放照片的,她打算把這個墜子送給母親。
其實這個墜子是偷偷跑出去外面買的,因為蒂娜知道最近在家裡附近的大馬路上新開了一家古董店,裡面有賣很多的東西,這個墜子是其中之一,由於有在變裝之下偷溜出去,所以應該是不會有人發現…。





這時突然一個很大聲的開門聲,從蒂娜房間響起「快逃啊蒂娜!!」母親從外面跑了進來,身上都是血。
正當蒂娜還沒有反應過來,父親就從母親的後面重重的推開母親並向蒂娜走去,把蒂娜整個人拎了起來。
「妳這個怪物!!!!!!我要殺了妳!!妳居然給我偷跑出去!!妳知道因為妳偷跑出去被拍到有一個雙眼黑色的怪物跑到我們家,還以為我們家有什麼東西現在門口都是一堆記者!!」說完,父親就狠狠的把蒂娜丟到旁邊,蒂娜的頭撞到桌角昏了過去。



當蒂娜再次醒來的時候,她發現地板冰冰冷冷的而且還有溼氣,她發現她在一個房間裡,她知道她被關在他們家的地牢裡,蒂娜的父親很崇尚中世紀文化,所以就在自家地下打造了這個地牢,仔細想想父親這個興趣還真是惡趣味。

蒂娜起身開始在地牢內走來走去,她觀察了四周這裡唯一的出路就是地牢前面的門口,這裡什麼都沒有,儘管蒂娜非常的瘦小,她也無法通過鐵欄之間。
這時蒂娜聽到有人腳步聲,她仔細盯著黑暗中的人影。
「嘿~妳這個小怪物,待在這邊的感覺怎麼樣啊?」腳步聲的主人是麥莎,是那個討厭的女人。
「我早就知道妳的詭計了,所以就偷偷的把在妳在外面的照片寄給了新聞報社,妳這個怪物。」麥莎在欄杆外面用鄙視的眼光看著蒂娜「妳這個怪物…。」

「哦?妳自己還不是一樣,其實妳自己也是一樣都是被掌控的那個吧?被我爸爸掌控,結果妳也不也是要依賴我爸爸,妳這賤女人….跟怪物有什麼差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每天晚上妳都是怎麼勾引我爸爸的。」蒂娜的雙眼看著麥莎笑著「妳這個賤人賤人賤人賤人賤人賤人賤人賤人賤人賤人!!!!!!!!!!!」
蒂娜不斷反覆的說著,直到看見麥莎滿懷著怒氣打開了地牢鐵門衝去抓住了蒂娜並揍了蒂娜好幾拳,直到蒂娜吐出了血「妳夠了妳這個怪物!!!妳爸爸可是有跟我說過我可以隨時處置妳!!!」麥莎用腳踩著蒂娜的頭怒吼著。


真是夠了。


「噗滋…..呵…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被腳踩著蒂娜突然發出了詭異的笑聲。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蒂娜徵大雙眼瘋狂的笑著「不!!!!」蒂娜用力抓住麥莎的腳踝吼著「該被制裁的是妳!!!!」蒂娜起身用抓著腳踝的手抓著並用另一隻手使勁全身力氣從麥莎的膝蓋打下去,瞬間麥莎的膝蓋反折,這疼痛讓麥莎痛到喊著哭了出來。
然而蒂娜坐到了並甩了麥莎好幾個耳光並笑著「再叫啊母豬!!嘻嘻嘻…」很快的蒂娜雙手勒著麥莎的脖子「妳不該招惹我的,妳不該招惹天使的!!!!!」
麥莎不斷的掙扎,她用力的抓著蒂娜,並把蒂娜的皮膚抓花,但是蒂娜並不感覺到疼痛,因為她知道,她必須審判眼前的人。

「沒錯,麥莎,我都知道妳幹了哪些勾當,我就是知道,所以我必須要審判妳……………….麥莎.奎斯特…。」蒂娜把靠近麥莎,大大的黑色雙眼凝視著麥莎,而麥莎恐懼望著眼前的黑色瞳孔。
「妳所做的一切是沒有辦法逃過天使的法眼,所以我現在宣判妳….」蒂娜雙手越來越用力勒著並在麥莎的耳邊輕道著…….




「有罪。」




蒂娜的雙手一緊,麥莎的眼珠子往上吊,一切都安靜了。
確認麥莎沒有了呼吸之後,蒂娜興奮的站起身「呼呼呼…….我殺人了…我殺人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蒂娜雙手抱著頭狂笑著,因為她做出了她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是審判的時候了…。」蒂娜表情快速的變回正經貌。





來到了收藏室,蒂娜冷眼走向了玻璃櫃,看著裡面的劍。
「時候到了,來吧…」
雖然說今天晚上想要趕快離開,但是蒂娜決定今天晚上就要來解決這件事情…解決完就要帶著母親離開這個地方。

過了一個小時,蒂娜身上沾滿了血來到了父親的書房「爸爸…….嘻嘻….。」
書房的門被緩緩的推開,蒂娜看了一下書房不見父親的人影,正準備要離開的時候注意到了地上躺著一個人,正清楚看見那個人時,蒂娜崩潰了「媽媽!!!!!」
蒂娜奔了過去抱起了母親,母親的身上都是傷痕,身插著一把菜刀,蒂娜的母親已沒有了呼吸。
「不、不、不!!!!媽媽!!!」
什麼都沒了,連最支持自己的母親也走了,蒂娜抱著母親痛哭著,但是瞄到劍身照映出了一個人倒影正緩緩的接近她,蒂娜知道那個人。
到最接近的時候,蒂娜瞬間拿起劍轉身往那個人砍去,倒在了地上。

「嗨,爸爸。」
父親的腳就這麼被砍斷了,父親倒在地上並一直往旁邊爬去,但是蒂娜踩住了剛剛砍掉的腿的切口。
「啊啊啊啊啊!!!!!!!!!!!」父親放聲大吼。
「爸爸……剛剛還以為你不見了,你不見我會很傷腦筋的…嘻嘻嘻嘻嘻嘻嘻….」說完蒂娜把劍用力插在父親的腹部上,插了又插、插了又插,從父親的腹部上流出了很多的鮮血。
「怎麼了父親?......平常你不是很強的嗎?現在怎麼會落入一個怪物手中呢?」蒂娜的眼神透露出了許多的瘋狂和殺意「你知道嗎,原來審判人是一件這麼有趣的事情,搞不好我也會做個大法官…。」蒂娜晃了晃手中的劍。

「法官…哼,像你這樣的怪物是不可能當上法官的,法官可是…可是需要公正跟完美的人才會稱職的。」父親喘著氣。
瞬間蒂娜把劍指著父親「那麼你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最公正的嗎?嘻嘻嘻嘻嘻………我至少可比你好太多了,好.太.多.了!!!!!」蒂娜每說一個字都很很的砍著父親,直到父親器官流了出來,蒂娜把父親的器官都踩爛要不然就是砍成肉碎。
父親的身上都是血病狠狠瞪著蒂娜「妳這個怪物!!」
「怪物?不…..我可是天使啊….我可是為了討伐你而誕生的天使啊!!!!!!!!!!。」此時蒂娜拿著劍舉高「丹尼.克拉克先生…我現在宣判你……」蒂娜手上的劍一緊。
「有罪!!!!!!」

劍在父親反應之前揮下去,父親的人頭落地,軀體硬生生的倒在地上,蒂娜拿起了父親的頭,默默的望著「爸爸…我什麼事情都知道的….你的一舉一動都看在我的眼裡,即便你不把我當成人看。」
說完,蒂娜把父親的頭丟到旁邊燃燒的璧爐內。
「嘻嘻嘻嘻….. 嘻嘻………嘻……」蒂娜不知道怎麼回事,感覺到身體的血正在沸騰,她非常喜歡現在她所做的一切,沒錯,蒂娜把一切都很合理化了,她的雙手在發抖,緊緊的握住劍顫抖著。



她瘋了。






「哼~♪~哼~♪~哼~♪~」蒂娜把母親的遺體裝進行李箱中「放心吧媽媽…..我會找個地方把妳埋好的♪」蒂娜輕輕的撫摸著母親的頭髮。
蒂娜換了一套白色的衣服,這襯托出了蒂娜的白皙,她把一些東西都準備好之後
並戴上了那把劍,那把劍共鳴般的訴說著對於蒂娜的喜悅「是嗎?嘻嘻嘻…..沒錯,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沒錯沒錯!!!!嘻嘻嘻嘻嘻…..我可是天使啊!!!我有權利決定人們的去留或者是直接殺了他們~♪♪」蒂娜揮舞著劍。

蒂娜半夜離開了家中,拖著沉重的行李箱,她走進了森林中,進森林的瞬間還回頭望一下那以被燒毀的大宅,蒂娜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獨自在森林中慢慢的消失。

克拉克大宅發生了一場大火,警方以及救火人員到場後發現,大宅內有很多具的屍體,而且那些屍體的頭都被砍了下來,警方推測這些屍體都是服務克拉克大宅的服侍等,當然警方也有發現克拉克先生的遺體,而他的頭顱在旁邊的璧爐內找到,已經被燒到只剩下頭骨。
而克拉克夫人一直都找不到,警方斷定克拉克夫人也有可能已經身亡了,因為在克拉克先生的書房內發現了克拉克夫人的血。
而克拉克先生的律師泰勒也在大火燃起之後身亡,死因也是因為頭顱被砍下。

而質問過附近的鄰居克拉克先生有沒有小孩,許多人都說克拉克先生並沒有任何的孩子也沒有資料證實克拉克先生有孩子。



一個月後。
「早安,這裡是晨間新聞,根據我們昨天接到的消息,有民眾目擊到了身穿白衣手拿著劍的少女,讓我們訪問當地的民眾…」

「她是天使!我看到她的翅膀!!」
「她是提著人頭的白色幽靈!!」
「她是要來定我們的罪!!她要帶走我們!!!」


看這則新聞的某一個男子則是嗤之以鼻的站在櫥窗電視機面前笑著「呿….什麼天使,都是那些迷信者亂造謠的啦,天使…這世界上哪有什麼天使。」
說完便走到遠處的巷子裡抽煙,正準備要把香菸放在嘴巴中突然整個人被抵制在牆上,男子用餘光看著是誰,只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衣的小女生。
「等等!?難道妳是!?」男子激動的掙扎著,但是被女孩打斷。





「噓……審判的時候要保持肅靜啊..。」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違逆天使啊,嘻嘻…所以現在我要宣判你……。」






END.



—————正文結束—————

耶~~終於把自己自創的Creepypasta角色故事給寫好了!!
Dina的故事我整整卡了好多天啊!!為毛她的故事這麼難想啊!!!(哭

咳咳...
雖然說創是創出來了,但是為了想要放到DA跟大家分享,但是要把文章放在DA就必須要翻成英文
嗚嗚嗚嗚...但是我不會英文嗄嗄嗄嗄(哭倒
身邊的朋友也不一定會幫助我...(哭倒←經驗太多
咳咳...我太消極了,反正~如果有人肯願意翻譯這篇文章我會大大的感謝的QAQQ!!

總之,我的Creepy自創角色 蒂娜.安琪拉 的故事總是成功脫出囉!!(灑花
當然蒂娜的名子可不是隨便亂取的可是有涵義的啊!!!

Dina有著「審判」之意,而Angela是有著「天使」之意的,所以何在一起就是「審判天使」!!

為什麼人們總是說著大法官沒有孩子呢?
那是因為那靠盃的法官從Dina一出生就沒有去辦註冊登記,因為他可不想讓別人知道有Dina的存在ww


大法官的女兒最終成為了決定人們性命去留的審判天使。
這審判天使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還是兩者都是?
不管是不是,只要一出現在你的面前那就是意味著...

她要即將宣判你....

Comment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部長。
  • URL
Re: 想cos部長家的那一位

你好喔,歡迎Cos Judge Angels
服裝規格不限制,但衣長只到大腿的一半

配件的話,就像是兩隻手臂上的綁帶
Judge Angels沒有太多的配件
然後衣服領子的部份算是高領

詳細問題可以寫信給我^__^
yaguyi972114@yahoo.com.tw

那Dina在本質上是個人類嗎?還是有著人類外貌的別的存在?

  • 部長。
  • URL
回覆:ming

你好喔
是個,Dina本質上只是位人類
只是他的精神狀況已經超越了人類所能接受的範圍之內
目前只能提供這些^^"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