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3

【Creepypasata】Clockwork:Your Time Is Up

最近除了DL,還廚上了Creepypasata!!!!(美國都市傳說)
這真是一個美麗的新境界!!!

因為很喜歡Clock所以就弱弱的翻譯了原文章!!!
先貼上原出處:Creepypasata WiKi←連結

閱讀前注意!!
1.這是不負責任翻譯一切都是照著自己很弱的英文能力去翻譯,有些句子文法會覺得很怪,如有錯誤請糾正。
2.內有血腥、獵奇向內容,不適者請斟酌。


L3068.gif

-Clockwork-

一個小女孩坐在自己的房間裡,她有一頭凌亂的褐色頭髮綁成辮子,她褐色的雙眼盯著門看,她緊緊抱著她的長頸鹿填充玩具,聆聽著她的母親與父親吵架。

「我不該有什麼該死的孩子!!」尖銳的聲音喊著,「那些在牆上的畫使得讓它們更混亂….。」低沉著聲音說著卻被女孩的憤怒的母親打斷,「他們的孩子!!戴維!!他們不知道有更好的…」
「噢,媽的,我不想聽妳這樣這狗屁藉口!!我真是受夠了他們!!」
「那你建議怎麼辦?」

女孩聽到響亮的腳步聲朝她的房間走來,她緊抱著長頸鹿娃娃。

門被用力的打開,在房門口站著高大並非常憤怒的父親,他的手上舉起了一本教科書,「戴維,住手!!」她的母親尖叫,但父親不理那哭泣的母親,他抓住了小女孩的衣領,她尖叫並顫抖的搖晃著,女孩那嚴厲的父親拿起課本,那「些牆上的畫是我的,妳這小婊子。」


多年後,這個叫做娜塔莉的女孩,現在9歲了,經歷了青春期的階段,她天生有點胖,像往常一樣她坐在自己的房間裡看電視,他爸爸常對他咆哮一些經濟的廢話,但是她一點也不在乎,她吃著爆米花,她正畫著一幅畫,內容稍微有點血腥,但奇怪的是,她真的很喜歡畫血腥的東西,這給她了一個奇怪的滿意度,除此之外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她在年輕之時,做了許多如此多的辛勤還有勞動後,她可以同時做很多的事情,繪畫給她了才華以及激情,每當有壞事情發生時總是以繪畫逃避現實,或者只是無聊而作畫。

她突然聽到她的房門關了起來,停下嚼在口中的爆米花往左看,站在那裡的是她的哥哥盧卡斯,現在12歲「這是什麼?」父親可能還在她的門外「爸爸嚇到妳了?」他發出咯咯的笑「沒有,因為他常常大吼。」然而經過了相當久的沉默「所以,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他似乎輕輕的拉扯自己的袖子,「我要問妳一件事。」盧卡斯的雙眼盯著娜塔莉,娜塔莉微微的皺著眉頭,對於盧卡斯打斷了自己的看電影跟畫畫的時間感到越來越不耐煩「幹麻?」,她告訴她自己要冷靜,就像個十幾歲的青少年一樣,沒錯。
娜塔莉點了點頭,「這個嘛,我有一個提議。」盧卡斯雙眼發亮「給我滾出這個家,妳這個笨蛋!!!」

「妳知道嗎?..........男生和女生在做那種事情…,知道嗎?」

第二天在學校,娜塔莉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一整天都沒有說話,她沒有可以交談的人,直到有天,她被學校給當掉,這使她受到極大的傷害,她走回家,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間,但是在當天傍晚的,又一次又一次的受到哥哥的刺激。

沒有人會知道。

在學校,最後她決定告訴某人,雖然他們不是朋友,她走向那群女生團體,他們看起來很不錯,她們也曾經和娜塔莉交談過「嘿…米亞….。」
那女孩看著娜塔莉,臉變的嚴肅起來「什麼事?」
「我…恩…我想要和妳談談,妳和妳的朋友,我覺得是我可以唯一信任的。」
米亞和她的朋友們似乎笑了一下,但是只有一下,娜塔莉不知道她們很喜歡八卦
「沒問題,妳可以信任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之後有一天,她聽到了許多關於自己的傳聞,例如臉書。
有一次,還有人稱呼娜塔莉為妓女,更不用說他們在午餐時間結束時欺負並剪壞了娜塔莉的頭髮,這將是她最大的問題,娜塔莉只有9歲,她對這事感到相當的難過,但是她並沒有低頭,這事情到目前為止一直保持著現狀,她認為這是最好的,她不會讓各種事情打擊到自己。




凌晨3點,晚上的學校,她的媽媽會殺了她。

這個女孩叫娜塔莉,現在13歲,她現在是具有創造力的高中生,她感到驕傲,只有一次她感到和平跟快樂,儘管像平常一樣躲在自己的房間,躲避她父親還有一些麻煩的事物、金錢、政治以及所有的麻煩,她都聽膩了。

她感覺到非常疲累,她有一份工作,但是對她來說不怎麼重要,她關上了她的電腦準備睡覺,她的雙眼漸漸的適應黑暗,她看到她破舊的長頸鹿娃娃在角落,她盯著它看,在沉默中靜靜的回憶…她感到雙眼在泛淚,但很快的眨了眨眼,但她繼續盯著長頸鹿娃娃「你他媽的在看什麼。」她對娃娃說著。
娃娃只是用黑色的眼睛溫柔的回看著,她搖了搖頭,站起身。
她低頭看了那可悲的小動物娃娃,娜塔莉撿起輕輕的把娃娃抱在懷裡,她抱著它「我…我很抱歉…」淚水順著臉頰滑下,她溫柔的撫摸著短而粗的娃娃,她躺在床上,漸漸的睡著了。



而後她被她母親憤怒的咆哮聲吵醒,她疲倦的睜開了一隻眼睛。

「我真不敢相信我忘了讓你遠離筆電!!你整個晚上把時間花在這不是嗎!!」
娜塔莉嘆了口氣,把枕頭蓋在頭上,緊抱著長頸鹿娃娃,她母親嘆氣並走了出去,娜塔莉之後起床洗了個澡、刷牙、吃早餐,並穿上藍灰色的連帽外套,這雖然不是她最愛的衣服,但這是能唯一讓娜塔莉穿去學校的衣服,其他的衣服還在洗,她也穿上了黑色牛仔褲,還有看起來比較時尚的靴子,最後她與母親前往學校。

由於在半路上,娜塔莉缺乏睡眠,她把頭靠在旁邊進入夢鄉,她總是活在惡夢中,應該是說,娜塔莉是一個常被虐待的孩子,再來就是哥哥盧卡斯強暴她自己,就這樣持續了4年,她沒有對抗他的勇氣,娜塔莉在睡覺的途中開始抽續,但是她的媽媽沒有注意到。

從來都沒有注意到。

這時母親的聲音吵醒了娜塔莉。
「我們到了。」可能因為娜塔莉在睡覺,母親用生氣的語調說著。

娜塔莉看著學校的招牌「沃克維爾創意美術學院…。」她疲倦了嘆了口氣並下車,她把背包放在肩上。

「哦。」她回應著母親的話,並關上了車門。
她跟她幾個朋友邊聊天邊走進學校,直到娜塔莉走到了三樓的個人置物櫃前,拿起了課本,在下節課的五分鐘之前去教室。

她的英文老師傷腦筋的把手放在娜塔莉的桌上「妳的作業呢?奧利特小姐。」娜塔莉吞了吞口水。
「呃…我把它忘在家裡了,對不起,Homenuik小姐。」娜塔莉說著。
「妳的時間到了,蔬菜小姐,別再讓我失望。」
娜塔莉瞬間困惑了起來,但這字語似乎對她的內心產生激動,但是又搖了搖頭回神,之後在上課途中睡著了。

在第四節課時,她的男朋友克里斯向她走了過來「呃…放學後可以跟妳談談嗎?」
娜塔莉笑了笑,對於克里斯曾都不曾懷疑過,因為對方是一個很可愛的傢伙

在法語課上她沒有辦法專心,她總是在繪畫,血腥的繪畫,拿刀子刺傷任何人以及一些毛骨悚然的內容,別人總是說她怎麼畫的出這黑暗的東西,但娜塔莉沒有覺得這奇怪又血腥的東西哪裡不好,這對她來說非常的平常。

「奧利特小姐。」

娜塔莉很快的把法語課本蓋住繪畫並看著前面的老師,試圖掩飾自己的慌張。
「是、是的?勒瓦瑟老師?」
老師做手勢示意要娜塔莉把手拿開「給我看妳的功課。」
娜塔莉緩緩的移動了她的手臂,一個人刺傷的的圖畫從功課底下露了出來,老師困惑的看著圖畫又稍微看著娜塔莉,娜塔莉尷尬的笑了笑。

「把那個擦掉,趕快開始寫妳的功課。」老師異常鎮靜的說著,接著就走開了。
娜塔莉嘆氣,開始擦掉圖畫。

「哦,還有奧利特小姐...」
娜塔莉抬頭看著老師。

「妳的時間也快到了,我建議妳現在就做作業。」
她注意到,時間對他總是永遠不夠,只要她願意,時間沒去他媽的沒有什麼。

下課後,她在人行道圍欄附近找她的男朋友,克里斯對她笑了笑,之後她並微笑的走過去,當她走近的時候,克里斯收起了笑容。
「克里斯,你想要跟我談什麼?」
克里斯嘆了口氣。

「娜塔莉,我覺得是時候讓我們…應該是說,是時候讓我們彼此分開擁有其他人吧。」
聽到克里斯這樣說,娜塔莉的心幾乎都要碎了。
「但是…為什麼!?」
克里斯嚴肅的看著娜塔莉。
「妳最近畫的圖讓我覺得毛骨悚然,….讓我覺得很可怕,我認為妳真的很不對勁,而更可悲的是,為什麼妳沒有告訴我妳會變成這樣?這樣我覺得我不負責任,所以,我只是…..撐不下去了,對不起。」說完後,克里斯並離開。

回家後,娜塔莉把雙手放在浴室的洗手台上,她凝視著鏡中的自己,她的眼睛正抽續著「我不想傷害我最愛的人…我……我好想讓自己便堅強…..。」

她手上拿著針和黑色的腺。
「這是毫無意義的,它沒有幫助。」有些奇怪的感覺從她的淺意識中竄起,娜塔莉微微的笑著。
「不…我要這樣做,我想要。」她拿起針和黑線的末端,試著讓自己臉上的微笑的弧度加強。


「時間到了。」


割了又割,縫了又縫。

即使這樣的極大的疼痛折磨著她,她沒有抱怨、她沒有抽泣,她沒有更多的眼淚讓她哭,她現在所做的就是要微笑,鮮血從縫合的隙縫中流下,滴到洗手台上。
完成後,她稍微站後退,欣賞她的作品,她撫摸著她那可怕的嘴巴兩側,總算是有了一個完美的微笑。

在手指上的血讓她覺得很溫暖,娜塔莉輕輕舔著,她無法控制的沉浸在這鮮血的味道之中。
她停了下來,她從鏡中發現母親站在自己的身後,立刻轉身,她看見她母親顫抖的雙眼跟蒼白的面孔,母親看見娜塔莉的手指,而後母親便開始哭泣,娜塔莉困惑的看著她「媽?」她從未感到如此困惑。

娜塔莉的母親開始為她安排了一些治療,娜塔莉並沒有把線拆下來,這使她感到恐懼,她們去找了心理醫生,娜塔莉把嘴巴給遮住,確定不讓任何人看到。

娜塔莉坐在舒適的真皮座椅上,盯著眼前的金髮女人沉默著。
「所以妳的名子叫做娜塔莉是嗎?」
娜塔莉點點頭。

「我是德貝拉,我是來幫妳的,現在請妳告訴我妳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
「時間….時間已經成為了我的問題。」
德貝拉只是困惑的看著她。
「什麼時間?親愛的。」
娜塔莉緊抓著椅子。

「一切,它會讓你活下去,讓人生變的更長久,待在這個被控制的社會只有被折磨的份,你會發現這不會有任何的盡頭也不會有任何的希望,它就像是一個輪迴,時間並不會結束,它不會停止,也不會加快,它只會緩緩的折磨你,一次又一次,沒有辦法前進。」

娜塔莉不知道她剛剛說了什麼,她覺得她不是自己了,這可能是因為她將所有的壓力壓抑在自己內心深處嗎?
不,這是不可能的,但對於一些陌生的原因,使她愛上了這感覺。

治療師靠近了娜塔莉「親愛的,我要妳告訴我妳怎麼了。」娜塔莉仍然凝視著。
經過了很久的時間,娜塔莉輕輕的笑著「妳為什麼不告訴我呢?金髮美女專家。」
德貝拉似乎是有點生氣的看著她「我不能幫助你,除非妳告訴我妳發生了什麼事情。」
娜塔莉緊抓皮椅手指抓破了椅子。



「娜塔莉已經不在這裡了。」



搞什麼,德貝拉睜大眼睛並站了起來。
「我馬上就回來,請妳待在這裡。」德貝拉走出房間只留下娜塔莉一個人在這邊。
如果娜塔莉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她今天就不會來這邊了,搞不好也會恢復理智。

娜塔莉並沒有移動,一動也不動的坐著沉默著,然而等的不耐煩的時候,她的父母親走了進來,她坐在那裡發現她父母走了進來並開心的過去,她注意到父母臉上的表情,即使她的父親臉上透露出了憂愁,她的困惑不斷的擴大,但是她並沒有說什麼,跟著父母並上了車,並漸漸的睡著了。

奇怪的是,她從黑暗的夢中聽見了一個聲音,這聲音聽起來幾乎跟自己一模一樣,回蕩在永恆的黑暗中。

「你的時間已經到了。」

她被淚珠從她的眼睛留下驚醒。

她不在家,她也不在車上。

她在一張床上。
這白色的床,在這一個白色的房間裡。
她看向旁邊,她看到旁邊的顯示器連結到自己的胸膛上,她想要離開,突然意識到自己被綁了起來。

娜塔莉開始驚慌失措,她開始掙扎,但聽到房間的門開啟的聲音並停了下來,一個穿著白袍衫的男人雙手放在背後看著她,那醫生看起來有些陳腔濫調並打算做一些實驗。

娜塔莉專注的看著這位”科學家先生”講話「現在一定很困惑,但是我會讓妳在這邊得到幫助,妳的父母同意讓妳接受一些精神上的藥物來幫助妳的精神狀態。」
娜塔莉張嘴想要反抗,但是反而迅速的沉默了下來。
「妳不需要擔心,很快妳就會恢復正常,請盡量放鬆。」男人走了過去,她試圖想要移動,但是不能,因為手跟腳都被綁住。
男人小心翼翼的把面罩放在娜塔莉的嘴巴跟鼻子上,娜塔莉試圖想要離開,但感覺自己好像被下藥,自己的眼睛緩緩的閉了起來。

突然,她醒了。

她無法理解她看到了什麼。

她被多次注射,在她的皮膚還有些擦痕,娜塔莉感到頭昏眼花,但是她還可以完全的意識到周圍事物,娜塔莉進入了不尋常的狀態中
同時大部分的患者都承受過這種事情,他們能夠感受到疼痛,他們的大腦有意識但是不能夠回應,不管怎麼樣,現在的娜塔莉的心跳越跳越快,醫生們注意到娜塔莉睜開眼睛並看著她。

一個醫生正在對著另外一個醫生斥罵著,但是娜塔莉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娜塔莉開始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腎上腺素,她開始慢慢的滑動手上的繩子,漸漸的變成劇烈的拉扯,有一個醫生準備要按住她但是被推倒,其他三個醫生則是往後退,於是掙脫成功後的娜塔莉坐在床邊,扯下了面罩跟身上的線,她站起身並跌跌撞撞的朝著醫生們走去,她的視力很模糊。
娜塔莉發了狂瘋狂的笑著,突然間她感到胸口有陣劇痛,雙手緊緊按著胸膛並跪下,她咳出了血來並倒了下來,昏了過去。

娜塔莉醒來後並緩緩的走回床上,那醫生也坐在那床上。

「發生了一個…很可怕的錯誤。」

她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娜塔莉對這個醫生感到非常大的憤怒,那醫生知道娜塔莉在看著自己,但是並沒有看著她。

「我們有給妳適當的藥量,妳不應該會醒來,我們不知道它是怎麼影響妳,但是我們會找到原因的。」醫生停頓了一秒,然後取出了一個小鏡子,那醫生依然沒有看她「而剛剛發生的那件事使妳的外觀產生了變化。」
娜塔莉看著鏡中的自己,她睜大了眼睛,她的雙眼……它們……變成了綠色,她也注意到她臉上嘴巴的縫合還在,但是也因為這樣,娜塔莉不禁感到幸福…..。


她的心跳又開始激動跳動著。
她低頭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醫生看到娜塔莉如此詭異的笑著便嚇到了,突然看見她瞬間站在自己的面前。
「醫生……。」娜塔莉說著,她靜靜的輕笑著。

醫生微微顫抖,偷偷按下監控器的按鈕「是、是的?」



「你的時間到了。」



從醫院裡傳出了一道悽慘的尖叫聲,這時兩名警衛踢開房間的門衝進了房間。

血,這是他們第一個看到的東西,四面的牆上都是血,床上、地板都是,這裡簡直就是場地獄,連天花板上都有大量的血跡。
娜塔莉把醫生放在床上,醫生的脊椎被折斷,床幾乎快要變形,那醫生的每一處都染上了大量的血,眼睛、鼻子、嘴巴….。
娜塔莉則是在角落用血跡愉快的畫畫,並且緩緩說著……

「你的時間到了。」

娜塔莉轉身看著警衛他們,一個瘋狂又誇張的笑容顯現在娜塔莉的臉上。


「哈囉,朋友們…..你…..你們喜歡玩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兩位警衛都迅速的拔出槍向她開槍,娜塔莉迅速閃開了警衛的子彈並從其中一位警衛身上的刀鞘抽出了刀子,娜塔莉拿著刀子刺進一名警衛的腹部狠很的劃開,裡面的內臟連帶著血都噴了出來,那名警衛當場倒地,娜塔莉深深的吸一口氣,她愛死了這個腥臭味,而另外一個警衛害怕發抖的放下槍,娜塔莉走向警衛,把刀子的尖端頂在他的胸膛上。

「你的時間到了。」她緩緩的把刀子從他的胸膛刺進去緩緩的割著,直到他的心臟還有腹部為止,他體內的臟器也溢出掉到了地板上,最後倒地,死亡。




娜塔莉的父母親都睡在房間裡,母親聽到門傳來了敲門聲,她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並走向了房門。
雷聲不斷的出現,她走到了門前停了下來,正當要轉動門把的時候,雨聲慢慢的變小,她聽到一個微弱又瘋狂的大笑聲,她把耳朵貼在門上,仔細聽著。



「哈囉,媽媽。」


娜塔莉破門而入,雙手持著兩把刀,她的母親急忙的後退,頭狠狠撞到了衣帽架,衣架的勾子刺進了她的頭蓋骨,紅色的血從她的頭部發狂似的噴到地板上,她倒在地板上癱瘓著,但是她仍有意識,娜塔莉跪了下來,舉起那被鮮血覆蓋的刀子與自己的雙眼平行。

「我很痛苦,媽媽……..」

刀尖在母親的臉上輕劃著,接著娜塔莉傾斜母親的頭,切割著。

「但妳什麼都不在乎。」
她母親現在只能做的就只是顫抖以及喘氣就像是陸地上的魚,娜塔莉抓住了母親,把她放置在地上,娜塔莉坐在母親的身上並開始在她的胸部上用刀刻畫著,她母親只有喘息和顫抖。

娜塔莉知道她沒有多少時間了,她強行用刀子劃開並打開了母親的胸腔發出了”喀啦”的一聲,然後從裡面取出心臟並拍打它,突然心臟的顏色變的黯淡,跳動也慢慢的緩了下來,娜塔莉硬生生扯掉了心臟,血濺到了她的臉上,而後她盯著母親的臉直到母親慢慢的死去。

「祝妳有個好夢。」她對著母親的屍體說著「你的時間到了。」她把心臟安置在她母親的嘴中並撫摸著母親的臉龐。
然而她站起身,事情還沒結束。

娜塔莉的父親,戴維,他突然清醒了起來,意識到自己的妻子還沒有回來。
他的眼睛開始漸漸適應了房間裡的黑暗,他突然發現娜塔莉站在自己的床邊,她的雙眼發出詭異的綠色光芒還有她那詭異又瘋狂的笑容,在她的身上的血散發著難聞的味道,這使父親感到不舒服,娜塔莉的臉上掛上了悲傷的神情。

「噢…親愛的,母親走了…不知道我會不會得到獎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突然抓起父親的前額。

「反正,你也只會關心金錢。」
但是他的父親強的像一位鬥士,他站了起來抓住了娜塔莉的脖子,然後把她扔到地上,父親開始在娜塔莉的身上猛踹,直到她咳出血為止。
父親盯著娜塔莉。

「這….這感覺很不是滋味吧,爸爸?....哈哈哈哈哈….」她咳出了血「畢竟…你們這些年來也都不曾關心過我,不是嗎?」
他父親瞇起眼睛。

「妳不是我的女兒。」
娜塔莉用發著光的綠色雙眼看著他,從那臉上微笑的縫隙裡參出血來。
「你說的對,我不是。」她突然絆倒父親,使父親硬生生的倒在地上,娜塔莉手上拿著刀子。

「他們會變的強大的。」父親氣喘呼呼的。
娜塔莉突然拿起一個枕頭朝著父親的臉蓋下去,開始往父親的臉踩下去,不斷的用力踩著,直到娜塔莉聽到一聲開裂的聲音,當她把枕頭拿開,發現父親的頭變的殘破不堪,而他低沉的聲音在痛苦中呻吟著。

「怎麼了嗎?爸爸,對你來說太痛苦了嗎?」才說完,娜塔莉桶了父親兩刀,剛好那兩刀都桶進父親的胃裡,之後他扯下了床上的木棍頂在他的腿上。

「這樣就好了~」突然她坐了下來並施加壓力,木棍開始刺穿並擠壓父親的內臟,父親開始嘔吐,也開始吐血出來,父親的呼吸變的更沉重了。
「恩…來吧!!」娜塔莉咆哮著,施加的力到更重。

而後,父親的內臟都從他的口中以及臉的兩側擠出,娜塔莉看著父親的屍體滿意的點了點頭,並從父親的身上離開。

「你的時間到了,爸爸。」



最後,這將會是她最喜歡的部分,她悄悄溜到哥哥房間,並打開了房門,血滴從刀上滴下,她發現哥哥不在床上,很明顯,他一定是藏在某個地方,娜塔莉露齒一笑。

「噢…我親愛的哥哥,出來…」娜塔莉走進房間。

「現在我所要做的事情會是非常的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娜塔莉不斷的在房間晃著,她仔細聽著周圍的聲音,甚至聞著空氣,注意週遭的動向,甚至聞到空氣中有腐爛的臭味,娜塔莉仔細聆聽似乎是注意到了什麼,一個微弱的呼吸聲……..。



她倒在地上發抖著,哥哥站在她的後面並拿著沾著血的球棒,哥哥跌坐在地上抱著憤怒的情緒喘氣著,娜塔莉試圖起身,但是哥哥又拿起球棒往娜塔莉的頭上打了又打、打了又打、打了又打。

「媽媽總是比較喜歡妳,妳這婊子!!!」他打她了最後一下,並停下來喘息著。
她正在大量的出血,而綠色的雙眼在黑暗中微微發光著,她感到虛弱的看著天花板,她回憶著在這裡度過的每一個日子,這4年來自己不斷的被折磨,看著那該死的天花板,娜塔莉突然感受到有一股前所謂的有力量湧入了她的體內,她緩緩站了起來並開始瘋狂的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的哥哥準備拿著球棒著著她的頭打下去,但是瞬間被她的刀擋住。

「下地獄吧,哥哥!!!!!!!!」她推開他,把哥哥丟到床上。
哥哥的頭撞到牆並憤怒的咆哮著,他想要反撲娜塔莉,但是娜塔莉把哥哥抵制在牆上並在他的懷裡桶了兩刀,她的哥哥尖叫著並奮力的掙扎。
「讓我們來看看,我們能做什麼。」

娜塔莉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並發現了一把奶油刀,娜塔莉抬頭微笑看著在床邊的哥哥,撿起奶油刀走向他。

「他們說,眼睛是身體上最柔軟的器官。」她慢慢的舔了舔刀。
「恩…味道還不錯。」

哥哥感到恐懼,他想要離開。
當娜塔莉開使用刀挖出哥哥眼睛時,哥哥開始放聲尖叫,她很快的把布塞在他的嘴巴裡「不行、不行,我們不能吵醒我們的鄰居。」
他看不到,鮮血從他的眼框裡噴灑而出,他想哭,但是不能。

這時娜塔莉拿起一把剪刀爬到哥哥身上「我認為你需要放鬆,哥哥。」接著她把剪刀刺入哥哥的身體,哥哥低沉的呻吟,娜塔莉對待他就像是一件藝術品,剪著他的皮膚、拿著他的大腸,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你知道我喜歡什麼嗎?....通心粉。」說完她開始將大腸剪成小段小段的「恩…放在盤子裡可能有點太大了。」
娜塔莉能聽到哥哥口中的血布發泡著「血不好吃嗎?」她舔著他流在自己手上的血「我知道,但我喜歡。」
哥哥發出低沉的一聲,娜塔莉走到了哥哥的腳前,把哥哥腳指頭順便也把手指頭一一的扯斷。

不久後,哥哥已經無聲叫喊,現在他的喉嚨血淋淋,他感到不安,娜塔莉把布拿下並擦乾了在嘴巴周圍的血「我的哥哥…。」她拍著他的頭「吃下這個,感覺會更好。」她把他扯下來的手指腳指塞進哥哥的嘴理,讓他哽咽,慢慢的死去。

「你的時間到了。」





這個叫娜塔莉的女孩,走進她這血淋淋的房間,在房間角落裡她看見了她的長頸鹿娃娃,她跪下來然後沒有說話的盯著看,她站起來走到浴室。
她看著渾身是血的自己,她聽到微弱的”滴喀、噠喀”聲,她低頭一看,是一隻懷錶,她看著自己的手模仿著秒針轉動著,聽著這永遠不會停止的走動聲。

她拿出上面還滴著血的刀,手拿著懷錶,把懷錶拆卸到只剩下小鐘。
「時間會讓你經歷人生的折磨。」她把刀子緩緩移動到自己的眼睛。
「在這個沒有自由的社會生活著。」她開始挖著自己的眼球,左眼的視力越便越模糊。
「直到發現你不再有希望。」她覺得她的左眼隨時都會脫落,水漕裡佈滿著血。
「這是一個輪迴。」她忍住了劇痛,但這劇痛使她的身體搖搖晃晃。
「時間不會加快,它也不會停下來。」她抓著自己的眼線並扯了下來,丟在水漕中。
「它會一次又一次的折磨你的生活。」她開始把小鐘安置在左眼上。
「你無法加快並遠離它。」順利的把小鍾安置好後,小鐘的大小意外的很適合自己的眼窩。





「我是,Clockwork。」








這13歲的年輕女孩,叫做娜塔莉,她放火燒了房子並遠去,大火吞噬了這一切。
那陪伴著娜塔莉的長頸鹿娃娃,伴隨著家人的屍體在這個房子消噬殆盡。

L3068.gif


有人說,她仍然活著。
她帶著她的瘋狂,讓許多人身亡,說她是要來終結我們的時間。

如果想要知道她在身邊的唯一方法,你必須在自己的被窩裡熟睡著,但在黑暗中聽到滴噠聲和看到一個散發個綠光的眼睛跟一個腐爛的小鍾。

如果她在那裡的話。
你就會知道………………….




你的時間到了。




END.



———————————正文結束——————————————

我知道大家為何在想9歲的小女孩應該不是在青春期的階段吧?
13歲就已經是...高中生了嗎!?
老實說翻譯出來這樣我也覺得很奇怪,但是原文的確是這樣寫,我也有試過用別種句子呈現但都說不過去QQ

然後"凌晨3點,晚上的學校,她的媽媽會殺了她。"這句..呃...
老實說那一行我有點看不懂是什麼意思,所以我就簡單照字面上的翻譯出來了!!

傷害大家的眼睛真是抱歉QQ
也謝謝大家願意把這篇文章看完!!!
最後就是....


我好喜歡Clockwork!!!!!6d811c076c285e4680170323040fdf98_w15_h15.gif

以上♥

1 Comments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4/02/05 (Wed) 22:31 | EDIT | REPLY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