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父】恐怖解迷RPG之玩後感想+三種結局解說 ※劇透注意※

gfkuk_convert_20130427001821.jpg

前幾個月一直被朋友慫恿快去玩狂父,但是因為那時很忙所以就沒有接觸!!
然而就在這一個月時間總算是空了下來,所以沒事下載了狂父漢化版。
首圖就是狂父的女主角,也是玩家們在過程中要操控的主人公「阿雅」。



漢化版下載網址:絲綺拉工作室
2014-08-18載點以更新



好,在這邊我就做一個簡單的人物介紹,介紹如下:

多爾夫家:
阿雅.多爾夫:一位年僅7歲的腹黑蘿莉女孩,可能是因為沒有見過所謂的社會,所以講話起來有種超齡的感覺。
父親(名子不祥):阿雅的父親,是一位人性泯滅慾望甚大的瘋狂科學家,犧牲了很多無辜的人。
母親(名子不祥):阿雅的母親,是一位身材矯好大歐派的溫柔女性,一年前因病去世,但其實....。
瑪莉亞:原本是乞丐,後來被阿雅的父親收留,伺候著多爾夫一家的女僕兼阿雅的父親的助手。
雪球:阿雅所飼養的兔子。

異界:
鬼瓦:像謎一樣的神秘銷售員,在遊戲過程中會一直幫助阿雅,他的目的為何仍是個謎?

被犧牲的實驗品們:
金髮少年:突然在阿雅面前出現的神秘少年,受阿雅母親的委託而幫助阿雅離開。
少女:在廚房地下室的儲藏室前出現在阿雅背後的少女,真心想跟阿雅成為家人,但是在焚燒室前被房間內的人偶再度殺害。(其實少女第一次出場時就已經不是人類了)
珂莉娜的母親:血流滿面的找尋著自己的女兒。
珂莉娜:被殺害後屍體被作成人偶,其靈魂仍尋找著媽媽。
藍髮男人:本來屍首分離,但在阿雅的幫助下尋找到了「身體」。
沒有眼球的金髮女孩:雙眼被阿雅的父親拿去做了標本,而後被阿雅找到並還給了該女孩。
褐髮少年:因為是缺陷品,所以被當作廢物一樣的處理不給飯吃而餓死。
憔悴的女人:因為害怕所以一句話都不敢說,被阿雅的父親奪去了雙手。(技能:鬼擋牆)


這是一段有關愚昧家族背後的黑暗故事—————————————

「生命」是什麼?
「生命」可以延續下去嗎?
如果不行的話...。
那麼就讓時間暫停在那生命最「完美」的樣子...。


永遠的持續下去吧。




今天晚上呢,我一口氣玩完了三種結局,那三種結局分別是兩個Bad End(壞結局)跟一個The true End(真結局)
但是各位注意喔!!這遊戲沒有所謂的Happy End(好結局/快樂結局)喔!!
不過我相信,這種恐怖遊戲應該沒有所謂的Happy End吧,尤其是日本製的黑暗遊戲,不過也因為這樣才能暗喻出社會上的一些黑暗人性的事情。(笑)

好,那我們就一一看下去吧!!


首先是第一個壞結局:

來到了遊戲尾聲,阿雅面臨選擇救父親還是成全變成亡魂的母親的願望,讓母親帶走父親?
如果選了成全母親的話,那麼母親就會理所當然的把父親帶到理想鄉去。
從異界回到家中地下室的阿雅,知道父親已經被母親給帶走了,所以就打算離開這個家,正準備要離開時,中途碰到了昏厥的瑪莉亞,瑪莉亞醒了之後知道阿雅的父親已經回不來了而傷心欲絕,而趁阿雅準身離開時從後面打昏了阿雅,把阿雅拖進地下室並完成父親的遺願殺了阿雅。
※因為遊戲中手殘,所以第一個壞結局沒有截圖到,真的很不好意思。

第二個壞結局:

未命名_convert_20130427014725

如果選擇救了父親,那麼阿雅就會跟父親一起從異界回到家中地下室,但是母親也同樣的讓阿雅看到真相,其實母親是被父親殺死的,母親為了保護阿雅而犧牲掉自己的性命,而父親則是想要把阿雅製作成「人偶」而把美麗留住。
於是乎的阿雅知道真相之後也從已經變瘋狂的父親得知家中所有的人偶標本也都曾經是「活生生」的人類、動物,然後就開始上演了你追我逃的狀況,在逃跑的途中遇見了從昏厥中醒來的瑪莉亞,父親便從後方大喊著「抓住她」,可是不知道瑪莉亞是還沒有完全醒來還是怎樣,阿雅就這樣跑掉。
不過也因為追丟了阿雅,父親便憤怒的罵了一聲瑪莉亞廢物用電鋸砍傷了瑪莉亞,一個人繼續追著阿雅,這個時候阿雅就可以選擇到底要不要救瑪莉亞。
如果選擇不救瑪莉亞而一個人逃跑的話,最後則是會被一個很煩的洋娃娃抓住,而被父親逮到殺死。

而被父親殺死的阿雅下場就是...▼
rudryu_convert_20130427015941.jpg

父親終於完成了自己的最終目的,把自己的親生女兒製作成了一位美麗的「人偶」而永遠保住了美麗。


第三個真結局

真結局也是選擇救父親,然後被父親狂追後躲起來,這時候瑪莉亞一樣的被父親給砍傷,這時候就是要選擇救瑪莉亞,同時瑪莉亞決定離開家後要跟隨著阿雅,治療好了瑪莉亞後便扶著瑪莉亞準備離開,但是在途中瑪莉亞因無法走動想要休息一下,所以就先叫阿雅先走然後隨後跟上,同樣的先走的阿雅被洋娃娃給抓住,父親同時也登場,父親正準備拿起電鋸要殺了阿雅時突然一個飛刀現身刺中父親,父親便倒在一旁,原來是瑪莉亞救了阿雅,但是沒有想到父親從身後拿起電鋸想從背後偷襲瑪莉亞,結果下一秒金髮男孩出現殺了父親,兩人得救後場景轉到大門口前,原來金髮男孩是受了阿雅母親的委託要保護阿雅便引領著阿雅離開,最後金髮男孩表示要燒了這個家好讓不要再被後人所利用。

最後金髮男孩輕輕的在阿雅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ScreenShot_2013_0426_22_23_29_convert_20130427021214.png

「這是幸福的魔法,希望妳從今已後能幸福的生活下去。」金髮男孩這麼說著。

跟金髮男孩道別之後,瑪莉亞跟阿雅在家中外看著自己生活至今的地方被燒毀,瑪莉亞先行離開在前面等候著阿雅,而阿雅正準備要離開時發現地上有一本書,阿雅撿起來後畫面就轉到了在前面等候的瑪莉亞,等到了後面的阿雅後,阿雅對著瑪莉亞說著「好了,我們快點走吧。」最後走在最前面離開,而在離開之前,瑪莉亞回頭望著燒毀的房子便說著「為什麼...我心中總是還有著不安。」



ScreenShot_2013_0426_22_30_16_convert_20130427022433.png

很快的,過了幾年後,阿雅長大成人成為了醫生,在偏僻的地方開了一家診所並跟瑪莉亞一起生活在此。
一位叫做靜的女孩因為身上有病在身,所以前來治療,阿雅示意靜躺在檯子上,戴上口罩後誇獎著靜有一雙非常漂亮的雙眼,感覺很像是要掉進去一般的美麗,便跟靜說著「慢慢的睡去吧,我會為妳治療好的。」

ScreenShot_2013_0426_23_20_57_convert_20130427022653.png

而這個時候在另外一個房間的瑪莉亞則是獨自一人自言自語著....▼

sturtu_convert_20130427022857.jpg
rtudtyi_convert_20130427022917.jpg
yifuiui_convert_20130427023014.jpg

End。


如果看到這邊還不懂的各位,我這邊就簡單明瞭的說了...

結果阿雅繼承了她父親的血統而繼續的用著父親同樣的手法殺人。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其實我也想了很久,但是說到血統問題那是肯定的,但是為什麼會把阿雅最深處的慾望給誘發了出來?原因應該就是那本書了吧?
大家有看到嗎?最後瑪莉亞的圖中那一本紅色的書?如果各位有親身體驗過或者有看過實況的話應該會記起來,還記得阿雅在地下研究室(有兔子標本的那間),那個房間中桌上有一本人體解剖的書,我想那本書應該就是如何解剖人體或者動物的研究書吧,而阿雅在離開燒毀的房子前不是有撿到一本書?就是那一本書了。







而接下來,畫面就會轉到另外一個地方去,而那裡就是異界。

ScreenShot_2013_0426_23_26_13_convert_20130427024504.png
ScreenShot_2013_0426_23_26_36_convert_20130427024527.png

後來鬼瓦就把父親帶到他的世界去,任由父親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然而父親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做了一個跟阿雅極像的標本,然後畫面就轉暗了。
但是我最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鬼瓦說了這麼一句話:

「放心吧,總有一天我還是會把那女孩給帶來的。」




★玩後感想:

愚昧啊愚昧.....果然是很愚昧的家族,裡面最正常的應該就是變成亡魂的母親跟瑪莉亞還有金髮男孩了吧,母親其實只是想要保護自己的女兒,瑪莉亞只是一時之間被阿雅的父親給迷上,而最初也只是個認定要被作為素材的材料之一,金髮男孩就不用多說了。
我真的覺得金髮男孩真的是浪費了他那個吻!!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最後阿雅還是繼承了殺他自己兇手的血統而繼續殺人!!!想到這邊我真的覺得好可惜!!!
說真的!!千萬不要小看血統!!然後在這邊我真心覺得最後瑪莉亞蒼老了許多,我好心疼啊!!
至於鬼瓦是誰?目的為何?是整做遊戲中的謎,只知道他來自異界,有人說他是遊戲過程中的那個烏鴉,也有人說他是惡魔的化身,其實我覺得都是吧,感覺鬼瓦只是在幕後看戲的而已,而這愚昧的戲的結局也都一清二楚彷彿這結局不會改變一樣。
雖然這次玩狂父給我的感覺不會像魔女之家這麼虐,而是給我了「非常可惜」的感覺!!!!
最終阿雅還是敵不過家族血統啊...
幫助阿雅逃離的那些無辜被犧牲的人們想必應該都會很失望...。

至於在一名少女搶奪了阿雅母親的香水那邊,牆上突然出現了一段紅字。
明明說好要成為家人的 騙子
本來在遊戲裡面是日文,但是後來有人翻譯,其實這段話就可以明顯的發現,阿雅的父親好像習慣撿乞丐回家然後騙他們會成為一家人,但是最後都被拿去做素材了。


Ib魔女之家夢日記狂父....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樣的扭曲且黑暗的故事在等著我們呢?




★2013/4/27更新(補完)★
不好意思!!!在這邊部長先跟各位說聲抱歉!!!!!!!
後來聽我朋友講說,你玩過狂父第一遍之後就一定要玩過第二遍,所以我就再完了一次,結果...。


因為在玩過第二回之後,第二回劇情中添加了許多日記、紙條等等補完第一回無法得知的真相。
第一回母親是個典型的被害者,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但是第二回這件事卻完全的被推翻了!!!

沒錯,母親是個變態,她是整個故事中的幕後黑手。
如果沒有母親的存在,那麼這家族的悲慘故事就不會發生,阿雅也有可能會繼續快樂的像個正常人一樣的成長下去。

各位還記得當初阿雅的房間中的兩個抽屜內有著小鳥的屍體跟老鼠的屍體嗎?
為什麼阿雅的房間中會有這種東西?可能大家都以為是父親自己殺的然後放在阿雅的房間內。
但是並不是,屍體是阿雅自己藏的。

為什麼?
因為阿雅跟自己的父親一樣,都有著嗜血的習慣,也是因為初於好奇而殺死了小動物,而阿雅同樣的也對這些小動物的內部構造感到興趣。
而第一回中,阿雅回憶中玩著電鋸被父親責罵,父親明明就把電鋸放在阿雅拿不到的地方,怎麼會在阿雅的手中?

沒錯,這些都是母親所作為。
母親故意誘發阿雅,故意在阿雅的面前用小動物引誘、常拿危險物品給阿雅玩。

我只能說。

母親她是個徹底的變態,她不只是個變態中的變態。
她還愛戀著變態,她對變態愛到無可自拔的地步。
她是多麼的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變的跟自己的丈夫一樣。
這女人是徹底的自私的,這一切的一切只不過是想要滿足自己那變態的慾望。


母親已經不是個正常人了,她是個精神異常失格,她是個自私自慾的傢伙!!

在這邊部長我終於理解為什麼阿雅在過程中對於爬滿在自己家中充斥著那些屍體能如此淡定?
為什麼阿雅可以毫無感情的殺死阻礙自己道路的那些屍體?
為什麼阿雅可以這麼熟練的拿著手術刀分解狗,從狗的體內拿出鑰匙?
為什麼阿雅可以冷血的把有靈魂的洋娃娃丟入燃燒室中?
為什麼阿雅可以拿著電鋸熟練到見物就砍?

這些應該都不是7歲小女孩正常該做的事情吧?
光是看到屍體就該嚇死了不是嗎?

阿雅是我們勇敢的小女孩,但是一開始內部早就已經腐壞,阿雅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她步入了父親的後塵。
而誘發讓阿雅走上這種不歸路的就是「母親」。

在深入了解一下阿雅好了。
除了知道她跟父親有著嗜血的習慣,阿雅還給我有種「無個性」的感覺。
阿雅感覺沒有自己的「個人意志」,別說是她個人了,就連回憶中都可以看的出來阿雅的成長過程中沒有特別的個人意志。
阿雅的人生就好像是被操控的一樣,沒有自己的想法也沒有自己的意志,就連去救父親也都好像是被母親所引導的一樣。


再來說說阿雅的父親好了,先跟父親說聲抱歉,我竟然說你人性泯滅!!
可是父親的確是個變態殺人魔,從小對小動物就感興趣,而且也愛上了那種殺死東西的感覺。
以上都是事實,但是,他是真心愛著自己的女兒,阿雅。

父親愛著阿雅,徹底的愛著她。
但是為什麼還要把阿雅做成人偶?
嘿,他可是變態啊。
難道變態就不能愛著自己所愛的?讓她永遠保持著貞潔在自己的身邊?
其實父親當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不對的、異常、不合理、不正常的。
是的,父親都知道,但是他無法控制自己,也無法拯救自己。

他是如此的愛著女兒,他是多麼的希望阿雅是如此的貞潔,直到知道自己的女兒被妻子引導上自己的道路上時。
父親才有著把女兒作成人偶、想殺了自己妻子的想法。
他最不能接受自己可愛的女兒被玷汙。

其實父親當初根本沒有想要把阿雅作成人偶的想法,也是直到在阿雅的房間抽屜內發現了「屍體」。
父親才開始有了這種想法。
自己是個變態,但是他不希望阿雅也是,他不希望阿雅與自己一樣骯髒。

與其看著果實成熟並腐爛,不如在它最完美的樣子取下而永久保存。

這是父親對於女兒的愛。



最後來說一下瑪莉亞,瑪莉亞的過去非常的簡單,就是個乞丐然後被阿雅的父親收留,然後成為了多爾夫家族的女僕兼阿雅父親的助手及戀人。
但是為什麼瑪莉亞會協助阿雅的父親想將阿雅作成人偶?
大家應該猜到了吧?
父親是真正的喜歡著阿雅,然而瑪莉亞也是。
所以瑪莉亞決定與阿雅的父親,要把阿雅的純真永遠的保住,決定作成人偶,這樣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結果最後的最後。
父親不惜追殺自己的女兒也要作成人偶永保純真。

好不容易逃了出來,瑪莉亞決定與阿雅攜手一生,但是最後也只能後悔當初的天真。
最後的結局,長大的阿雅假藉免費診療的名義,吸引沒有錢治療的窮人們拜訪。
瑪莉亞也只能跟當初跟在阿雅的父親身邊一樣,默默的看著阿雅替許多上前來的患診「治療」。

————正文結束—————

沒錯,很多人都被這個母親給騙了,她才不是什麼賢妻良母!!!!
她是個邪惡的傢伙!!!!!!!!

大家還記得那個瘋言瘋語的老人嗎?玩第二遍就會看到他說出完整的話。
一開始老人說的「少年」我還以為是父親,結果是在說那位金髮少年。
少年被那女人給騙了,他根本不知道那女人的真面目。
沒錯,那女人就是母親。
金髮少年被母親給騙了,他被耍的團團傳,結果最後金髮少年所期待的事情根本沒有實現,想起來那個吻真的是很扼腕啊....。
金髮少年跟瑪莉亞一樣,以為阿雅是個天真純潔的好孩子,但是...血緣是改變不了事實的。
可憐的阿雅,如果她出生在正常家庭的話,那應該會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



父親不希望女兒變成自己但是希望保有純真卻採用了非人道的保護措施
母親則是希望女兒變成父親滿足自己的病態自私
而女僕以為大小姐是純真的孩子。

這就是 多爾夫家族的愚昧故事。



(完)

Commen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